Dragon's Aery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為了餵飽小笨狗和小羅莉而努力築巢的龍的故事.....
  • 1192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野草莓?還是草莓族?




> 當你發現MSN、Twitter或Plurk上的連絡人,
> 開始因為社會議題、眾人之事而開始跟對方撂狠話,
> 甚至不惜刪除、封鎖對方。
> 如果這無以名狀的一切竟然都發生了,那麼,政治人物,
> 無論你是誰,都應該為這種局面而深深感到抱歉,
> 更遑論是掌握最大政治資源的政府


我覺得,這話很好笑


台灣政治對立由來已久,不是這幾個月才由平和突然轉變成對立撕裂,
就算要講這種話,也應該去指責那個執政八年,
不但對增進人民自由人權毫無作為,
反而是大開民主倒車,用各種手段妖魔化對他持有反對聲音的扁政府,
動不動就把指責他的人打為共匪同路人,國民黨幕後黑手的扁政府,
而不是在這邊指責一個上任幾個月的新政府


再者,今天如果是造橋鋪路做事不力,把它歸在政府的責任上,
這也就算了,
你家的黑貓跟你家的白狗整天見了面就打架,
這也要怪到馬政府頭上去?
試問他做了什麼事情促使你家的黑貓跟白狗如同世仇,
一見面就要打架?
不去怪那個整天胡說八道整天亂放話整天亂貼標籤整天煽動群眾,
自己任內查人家馬英九特別費就是司法正義,
自己的國務機要費被查就說是司法迫害?
陳雲林來台灣談的明明是對台灣人民有益的事情,
偏偏要把他硬說成是共匪統戰國民黨出賣台灣?
明明就是自己把黨的選舉公款匯到海外自己小孩的私人帳戶去,
被抓包了就硬扯說是共產黨要消滅台灣主權的陰謀?


到底誰才是那個害得夫妻朋友間反目成仇齪語相向的真正罪魁禍首?


> 然而,有人說他沒有道歉的必要,是因為不符主流民意。


那我說你應該為了你上面寫的這篇文章公開道歉,
因為我覺得你"執筆過當",描寫了不正確的事實,
傷害到台灣人民族群的感情,你要不要出來道歉?


隨便幾個人出來嚷嚷著叫某人出來道歉,某人就要出來道歉?

什麼叫主流民意?今天兩個人動手打架,
結果旁觀的一百人中有九十九個人都覺得A並沒有錯,是B不對,
結果B回去烙了幾個自家人出來佔據一塊地方嚷嚷著說都是A的錯,
A應該要出來道歉,
請問你覺得A應該要出來道歉嗎?

雖然所謂的民意並不是絕對,
但如果被取樣者的倫理素養及邏輯思考能力足夠,
民意展現出來的就是一種是與非的指標,
就好像某個地區的主流民意認為排隊買票為是,不排隊買票為非,
那麼為什麼要去要求乖乖排隊的人反而要出來向插隊買票的人道歉?


> 幾天前,我在路過的電視上,
> 看見一位白髮老太太正在指責廣場上的一小撮孫輩異議分子。
> 「爭什麼自由人權」白髮老太太沒好氣地說。
> 「你們現在沒有自由?」
> 「你們現在沒有人權嗎?」
>「告訴你們,你們現在這就是自由,這就是人權」白髮老太太教訓且質問道。
> 我始終想不通透,但,有人確實如此活過一輩子,
> 從未曾察覺自由人權歷來皆是爭取得來的事實。

我倒覺得,所謂自由人權皆是爭取得來的事實,
早已淪落為一小撮異議人士往自己臉上貼金搶功勞的戲碼,
彷彿某某地區的人民今天能享有如此的自由,
皆是這些反對黨多年以來勞心勞力的成果?

真的是這樣嗎?

捷運開通,帶動地方建設發展,
某些議員得意洋洋地向地方父老炫耀自己的功勞,
說都是自己當年辛苦向政府爭取開設這個站點,
現在住在這邊的人才能享受如此便利的交通

從某個角度來說,這個議員講得也許並沒有錯

但是

沒有辛苦建設規劃捷運的政府官員在那邊做事把捷運蓋起來,
地方父老又如何能享受捷運的便捷?

主說,榮耀歸於會打嘴炮的人

默默做事的人的功勞總是被視為理所當然而被忘記,
人們記得的只有那些光出一張嘴在那邊打嘴炮的政客的榮耀,
就像當年的黃大洲和陳水扁一樣

自由人權的爭取也是一樣

某些自譽為爭取自由民權的民運人士
總喜歡把社會開放民權增加的功勞歸在自己身上,
就像某貪污腐敗鋃鐺入獄的前總統
總是在那邊炫耀自己為台灣人民民權做出多少貢獻,
卻沒幾個人去感謝當年執政的政府官員
擬出一套實際可行的集遊法制度
讓和平理性的老百姓有機會可以表達自己的意見
卻又不至於對社會大眾日常生活造成太大的衝擊,
也沒人感謝那些警察同仁為了避免一些失去理性的暴民為所欲為
任意佔據政府單位任意砸毀私人設施任意攻擊某某來訪的會長,
拿著薄薄一層盾牌親上火線
用自己的身體抵擋那些亂丟石塊亂丟汽油彈的暴民,
事後還要被一群成長在象牙塔裡面又不用繳稅的打空砲年輕人
罵說是"執法過當"

自由人權皆是爭取得來?錯!!
我會說是"自由人權皆是爭取之後
還是要有人實際去做事去立法去執行去維護之後才得來"

打嘴砲總是很容易,隨便找塊地方靜坐吃便當
當然也比親自面對暴民的石塊和汽油彈容易

主說,榮耀歸於會打嘴炮的人

所謂的野草莓運動,我看到的是一群野的"草莓族"

鎮暴警察的家屬說得好,請你自己親自上場去執那個盾,
去親自面對那一大群對著你砸石塊丟汽油彈的暴民,
你再來批評說他們是"執法過當"

> 那樣的未曾察覺,甚至已經演化為一種信仰,一種對政府這個主的信仰。
> 於是,有人可以很理直氣壯地教訓著:
> 「爭什麼自由人權」
> 「你們現在沒有自由?」
> 「你們現在沒有人權嗎?」
> 「告訴你們,你們現在這就是自由,這就是人權」
> 因為,主的恩典,已經足夠?

主的恩典,看看陳水扁的言論和行徑,
到底是誰才在造神?

天賦人權,人民有集會結社的自由,人們有表達意見的自由,
這些洗腦般的言詞,在有心人士的催化下,
民權變成了盲目的信仰,變成了欲望的無限上綱,
老太太講得並沒有錯,當一群人開著BMW在路上狂飆到處挑釁丟汽油彈攻擊路人,
卻還要抱怨說政府限制太多他們沒有自由沒有人權,
身為一個稍微有理性的人,心裡的感想應該都是一樣的

即便歷史上的自由人權都是爭取來的,
也無法成為現在這些年輕人爭取的訴求的正當性成立之理由,
就好像你可以要求在合理的情況下考過駕照可以開車,
不代表你就有權要求直接廢止駕照制讓所有人都可以任意開車上路

馬英九講得其實很對,沒有暴力,什麼制度都可行,
使用暴力,任何制度都不可行,
在一個人民有民主素養懂得尊重他人的國家,
民眾上街抗議根本無須拒馬無須大批警力站崗
無須大批鎮暴警察待命,
因為這些民眾懂得尊重他人懂得不打擾別人生活權力的道理,
但在一個人民沒有民主素養不懂得尊重他人的國家,
某些人自以為是為所欲為,想堵人就堵人,想扁人就扁人,
想佔據道路就佔據道路,想丟石塊就丟石塊,想丟汽油彈就丟汽油彈,
又怎麼能要求政府以君子之道對待這些不懂得尊重他人的暴民?

有些人說,衝突都是因為警察鎮壓,
所以只要警察不鎮壓,就不會有衝突,
我覺得這根本是推卸責任的狡辯,
那是不是也要說,警察如果不去抓槍擊要犯,
就不會有槍戰,沒有槍戰就不會有衝突,
所以要警察眼睜睜地看著槍擊要犯在街頭販毒而不上前去阻止嗎?
以這次的事件來說,衝突明明是來自於民進黨的暴民們,
手持石塊和汽油彈,想要去攻擊來訪的陳雲林,限制他的人身自由,
警察依職責出面阻止,使得這些暴民們原本準備好的汽油彈和石塊,
轉而使用在警察身上,怎麼倒果為因,反而說是警察造成衝突呢?
如果今天警察不出面,這些暴民準備好的汽油彈和石塊就會不見嗎?
如果今天警察不出面,這些暴民就會以非常理性和諧的方式表達自己的意見,
也不會限制或妨礙陳雲林的人生自由和安全嗎?Impossible!!


說要把申請制改成報備制,我覺得真虧這群學生有臉提出這種要求,
今天就是還有申請的這道防線,
人民的生活才不至於被群眾的抗議行動影響太大,
地方主管機關才能去規劃人力,規劃區域,去讓一個活動順利的進行,
試問,如果今天改採報備制,還取消禁區的規定,
一群人突如其來跑去佔據台北市忠孝東路SOGO前面大馬路上,
說是要靜坐抗議,
結果主管機關無法可管,
因為只要這些人事後提出"報備"就可以任意集會遊行抗議,
完全合法,所以就放任這些人佔領交通要道長達數個月之久?
那被嚴重影響生活的小市民該怎麼辦?
要是這些人一時興起拿著石塊和汽油彈說要去SOGO裡面逛逛
順便跟老闆嗆聲說東西太貴要怎麼辦?
難道要放任這些人手上拿著"自稱只是拿來當裝飾的石塊和汽油彈"
一邊揮舞著國旗一邊衝進SOGO辦公室裡
還嗆聲說"我只是拿國旗而已你看警衛就要逮捕我"
"我們只是表達意見跟他聊聊天而已,
中華民國的國民站在中華民國的土地上有什麼不對?"
那我也號召幾百人沒事就去你家客廳裡"示威抗議"
事後在報備好不好?
 


還說什麼要開放同一塊地方讓不同人申請集會遊行,
主管機關應負責協調,如協調不成就讓兩邊皆可集會,中間用拒馬隔開?
真是有夠好笑,兩派人馬搶場地,不會自己先橋好在來嗎?
為什麼非得要主管機關去協調不可?
兩派政治理念不同的人馬各持己見,協調得來嗎?
那如果同時有五個社團組織同時去搶凱達格藍大道怎麼辦?
把一條馬路切成五條嗎???
就算用拒馬隔開了,
阻止的了兩派人馬互嗆甚至動手打架嗎?
到時打起來警方跑來把鬧事者架開,
是不是又要罵警方執法過當,迫害人權?


我覺得這些學生,根本就是打著學運的帽子,
亂放一堆不負責任的話,反正嘴砲不用錢嘛,
還什麼主的恩典?從頭到尾,
沒有看到任何一個真正在做事的出來在那邊訴說自己的功勞,
說這些是政府施捨給人民的恩典,人民應該要感恩之類的,
只有這些民進黨的不停地往自己的臉上貼金,
彷彿台灣民主成果都是這些人犧牲奉獻施捨給台灣人民的"恩典",
而那個陳水扁更是根本完全把自己當成耶穌基督了,
還什麼樂意為台灣人民背上十字架?根本就是自導自演,當真笑死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