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s Aery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為了餵飽小笨狗和小羅莉而努力築巢的龍的故事.....
  • 1192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野田妹inEurope觀後感



單刀直入地說,
野田妹其實是個任性的千金大小姐?


雖然很多地方用喜劇手法帶過去,
可是實際追究起來的話,野田妹的個性實在很糟糕,


1.不顧別人感受,缺乏尊重別人的意識
千秋要忙著指揮者考試,
卻還纏著他要他教她法文,
像這種語文的東西不是應該出國前在大學時代就應該有基本的學習了嗎?
難道通通都蹺光了嗎?
被千秋拒絕以後,
就跑到法蘭克的房間裡面看卡通一看就是一整天,
搞到法蘭克都快發瘋,
雖然說是喜劇表現手法,可是還是有點糟糕,
之前在日本國內也是一樣,肚子餓了,跑來找千秋要東西吃也就算了,
到頭來把人家家裡弄得亂七八糟,
這就真的有點太過厚臉皮


2. 遇到挫折馬上就縮進殼裡搞暗黑,還遷怒到別人身上
來到巴黎之後,跑去學某中國女鋼琴師的彈法,
結果搞得連自己的優點都失去,
其實彈鋼琴這麼久,應該多少分辨得出琴聲的好壞,
可是被老師斥責,就整個人暗黑下去,
還遷怒在千秋身上,實在有點誇張,
之前在國內參加鋼琴比賽的時候也是一樣,
因為自己遇到過去參加同一個鋼琴班的同學,
就搞得自己陣腳大亂,
我覺得,有這麼誇張嗎?又不是說這個同學對她過去曾經做過什麼,
單純因為同上一個鋼琴班的同學的老師小時候曾經打過她一巴掌,
這樣就受傷到現在,野田妹是不是也太溫室了一點?


3. "我想做的事情我就是要做,有什麼不對?"<--那就是傲慢
"我不想做的事,我就是不要做,有什麼不對?"<--那就是任性
野田妹曰:"我只想高興的彈鋼琴,有什麼不對?"
我覺得,妳如果只是把它單純當作休閒樂趣,
那當然沒什麼不對,
但是妳如果想把它當成一份職業,一個今後人生想走的道路,
講這種話就是一個任性的表現
要拿來當飯吃的東西,哪有可能事事順心,還都可以做得很快樂?
就算去當小學鋼琴教師,也有小學鋼琴教師要面對的問題,
那有可能讓妳每天"單純快樂地彈鋼琴"?
如果是小學生在描繪"將來的夢想"也就算了,
都念到大學的人了,還在講這種話?
如果只是想"高興地彈琴",
父母親為什麼要花大錢送妳上音樂大學,
又為什麼要花大錢買鋼琴給妳彈?
而在巴黎上樂曲背景分析課的時候,
野田妹驚訝於同班同學的高知識水準,
自己被老師問到的時候卻一句都答不出來,
可是我覺得,這種課程應該音樂大學也會有吧?
是野田妹"只想快樂地彈琴",
所以都蒙混過去了吧?
或是像基本的認譜,一個音樂大學的人連樂譜都不會讀,
不,應該說是不願意讀,我覺得是一件蠻誇張的事,
不去認譜,要怎麼學音樂呢?
總不能每一首曲子都叫人先彈過一遍然後燒成CD給妳聽吧?
啊法文不會難道要叫人家把課本通通翻成日文給妳看嗎?
要學習總是有些基本的東西要自己去學,
總是有些東西需要去犧牲,
總是有些東西要跟現實生活去妥協,
不能就是一句"我就是只想快樂的彈琴,有什麼不對?"
我覺得那只是在逃避問題,換言之,耍任性罷了



[野田妹與千秋的戀愛觀]
在這部作品中,野田妹與千秋理所當然地是要配成一對,
可是我總覺得作者的描寫方式相當地拙劣,
先看看電視版,千秋跟野田妹除了住在隔壁外,
其他在學校的生活幾乎完全沒有任何交集,
搞到最後作者很牽強地拿"野田妹的音樂很有特色",
"野田妹幫助千秋克服飛機恐懼症"等等來當理由
硬是把兩個人湊在一起,
可是我覺得,如果仔細觀察兩個人的戀愛觀,
就會發現野田妹的戀愛價值觀實在是糟糕到不行,
野田妹的戀愛觀只是一昧地"我要!我要!我要!"
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完全沒有顧及千秋的心情,
還好這是漫畫,不然現實生活中這兩個人必定會落到分手的結局,
就像野田妹動不動就自稱千秋的妻子,
可是真的身為妻子該做的事情,該有的自覺,野田妹有做到嗎?沒有,
不要說是妻子了,身為一個情侶或是戀人的另一半,
有沒有真正去關心千秋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有沒有想過自己的行動會給千秋帶來什麼樣的觀感?也沒有,
千秋把自己房間的鑰匙交給野田妹保管,
這不管是對千秋來說或是對一般男性來說,
都是很重要的事情,結果野田妹呢?
先是把千秋的房間弄得亂七八糟,
後來又把擅自把男人帶進來,
還很高興的在那邊談旅行的事,
這個我想不管是任何人都會覺得憤怒的吧,
野田妹實在是做得太誇張了,
就算野田妹不是真的跟黑木有曖昧,
也應該顧慮一下千秋的感受,
而且說要去旅行竟然是先跟黑木商量好,
才去問千秋"要不要一起去?",
彷彿千秋是黑木跟野田妹雙人旅行的附屬品還是拖油瓶一般,
像這種問題不是一開始就要先問千秋的意見,
如果千秋說Ok,才會有後續問黑木要不要去的問題嗎?
野田妹竟然本末倒置,也難怪千秋會不高興,
如果真的有戀人的自覺的話,應該隨時都會把千秋放在比較優先的順位,
可是野田妹並沒有,而是隨時把自己放在第一優先順位,
想這樣做就那樣做,想那樣做就那樣做,
以自己的慾望為優先,以自己的樂趣為優先,
千秋對她來說,彷彿只是一個會跑出好吃的飯菜的自動販賣機,
想去找他的時候才去找他,撒嬌一下就有好吃的飯菜可以吃,
有軟軟的床可以睡,
可是真的有去尊重千秋的意見,
真的有犧牲什麼去為千秋做些什麼嗎?並沒有,
比起千秋,我覺得野田妹愛自己更多


或是像野田妹和千秋兩個人在橋上上演一場飛踢來飛踢去的戲碼,
野田妹覺得都是千秋不對,都是千秋心胸太狹窄,
可是我覺得,不管是彈鋼琴也好,跟千秋之間的關係也好,
為什麼不是先自我反省一下到底哪邊做錯,
去起碼舉出五到六個可能的原因出來,
而都是很主觀地很快速地認定一個其實根本是無關的理由當作自己的藉口?
我覺得這個就是一個人多年來培養出來的思考模式的問題,
野田妹一直都是用這種方式在逃避問題,
最後雖然在路人的鼓掌聲中好像兩個人解開了心結,
可是實際上千秋根本是在被死掐著脖子的情況下
不得不擺出妥協的姿態向死神(?)屈服,
兩個人之間的問題根本就沒有解決不是嗎?


最後作者以"進入變態之森"當作千秋從野田妹身上學到的東西,
可是我忍不住要問,"進入變態之森"到底是個什麼鬼?
總覺得根本就是作者很勉強的就是要把千秋的成長歸功在野田妹身上
來當作野田妹繼續存在的意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