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為了餵飽小笨狗和小羅莉而努力築巢的龍的故事.....
  • 12051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政治污染司法?



是不是無的放矢,或者是不是合理批評,還是惡意誹謗,
不是應該你這個法官在審閱各方說詞及證據之後,才去做出判決的嗎?
才剛開始審馬上就劈頭把某一方抓來罵說是浪費司法資源,
說另一方不是無的放矢,
這法官的預設立場會不會設得太扯了點?
都已經跩得這麼公然了,這案子還有得審嗎?
還質問馬英九何必提告?
真好笑耶,這就好像你法官不去怪罪人家酒駕撞死人的駕駛為啥酒駕,
反而跑去罵被害者家屬何必提告增添他麻煩?
尋求司法途徑解決本來就是人民的基本權利吧,
喔你嫌麻煩就不准人家告,你法官是都在領白薪水的嗎?
還什麼政治污染法院?所謂政治污染司法,
應該指的是那種預設立場,以個人政治立場之好惡,
去做出不公正的司法判決,
(這不就是某法官在幹的事嗎?)
或者是以政治影響力,故意不讓法院取得相關證據
以達到阻礙審理的目的
(這不就是某總統在幹的事嗎?)
這才叫"政治污染司法"吧?
假如政治人物互告就叫做政治污染司法的話,
那醫界人士互告不就叫做"醫療污染司法"?
教育界人士互告不就叫做"教育污染司法"?
老百姓互告不就叫做"百姓污染司法"?
啊自古以來大大小小案件本來就是不管怎麼判都會有人不滿意,
這樣就叫人家不要浪費時間提告,那還要你法官幹嘛?
怎麼不去自動辭職算了?反正你幹的事情一點意義都沒有嘛?


本來受害者提告,求的就不是一個能讓所有人都能滿意的答案,
而是在求一個"公道",
司法理應是公義的最後防線,法院審理出來的東西,
對社會就具有一定的指標性意義,
哪有法官自己在那邊說"反正審了還是會有人講話,
你告他幹嘛?乾脆不要審算了,免得浪費我時間",
這什麼狗屁啊?


還在那邊酸溜溜地說
「特別費案二審判你無罪,三審還沒定讞;有些人三審判無罪,
但這些人就一定是清白嗎?那只是程序和證據的問題。」
意思是別的法官在判的也都是在做虛功都是狗屁,
反正三審定讞"我"還是認為你就是有罪你又能拿我怎樣?
說真的,一個路人講這話也就算了,
一個當法官的人講這種話不是自打巴掌嗎?
等於承認司法根本等於廢物?


然後呢,人家明明在這個案子裡是原告,
可以委託律師出庭不用親自出庭,
身為法官竟然沒有半點法律常識,
為了當面羞辱馬英九,竟然要求馬英九一定要親自出庭
不然就要"拘提"原告?這會不會太好笑了點?
他媽的吳淑貞身為被告裝病裝了一年多法官不去拘提她到案說明,
這邊的法官竟然跑來要"拘提"身為原告的馬英九?
碼的你們要不要陳水扁被判刑然後把馬英九抓去槍斃算了?
這什麼狗屁啊?顛倒是非黑白可以到這種地步喔?


然後被嗆聲就硬掰說喔因為徐國勇反告馬英九誣告,
所以馬英九變成被告身份,所以要馬英九必須到案說明?
靠妖,徐國勇反告馬英九誣告的案子是你在審的嗎?
不是你在審的話,你憑什麼把馬英九當被告?
就算兩個案子都是你在負責處理,
今天開庭審理的是"馬英九自狀告訴徐國勇等人誹謗他的案件",
在這個案子裡你憑什麼把馬英九直接當成被告?
真是當個法官立場不中立還跩得這麼大聲,
台灣的司法還有救嗎?


然後那兩個"前"民進黨立委也是,
人家就已經審出來說發票是余文為了報帳方便
自己蒐集發票去報帳的,
既然是為了湊數目報的發票當然是什麼種類都有,
啊這兩隻卻硬要掰成是馬英九拿特別費去買女性內衣,
藉此炒作話題來企圖獲取選票,
民進黨的最喜歡這樣搞,明明知道手上的資料根本只是毫無根據的揣測,
卻每次都在對方還未提出澄清或事實真相未明的情況下,
到處去亂放黑函大肆去炒作這些負面新聞,
然後被抗議了再來手一攤"我也是聽人家講的啊"
"我也是看到XXX的報告才會這樣說,我是有所本的喲"
結果所謂有所本要嘛竟然是某報記者個人揣測的報導,
不然就是根本毫不相關無法證明真偽的巷尾傳聞,
總之這些本到底確不確實根本不重要,
對這些人來說,只是需要一個可以借題發揮,事後可以推卸責任的材料罷了,
對這種為了勝選不擇手段,任意製造謠言挑動社會對立
抹黑對手講話不負責任的人,不給他一點教訓行嗎?
還敢說自己曾經是台北市議員當然有權質疑台北市市長特別費的問題,
靠腰你當年是台北市議員現在還是嗎?
還是以為你當過立委你就可以一輩子放啥屁都免責喔?
當年馬英九當台北市長的時候不去把這些事情爆出來質疑
就是你們這些議員無知無能,
現在出來放馬後砲還敢拿自己早就已經不是議員的身份在那邊說嘴?


很多民進黨的都喜歡拿馬英九的特別費
來為陳水扁的國務機要費找台階下,
可是我覺得兩邊根本就完全不一樣,
先不提別的,兩邊配合司法調查的態度就差太多,
馬團隊這邊是完全配合司法調查,
要發票給發票,要證人給證人,要去法院說明就去法院說明,
反觀陳水扁這邊呢?
要個發票找半天麻煩,而且竟然還可以掰說那些買奶粉買鑽戒的發票
是XX專案的外交機密?
然後老婆被告就叫她裝病,說冬天天氣太冷不能受風寒無法出庭也就算了,
夏天熱得要死照樣躲家裡是怎樣?
然後呢,特別費人家都已經說是首長實質補貼,
馬英九也只是照著之前市政府的規定去申請,
甚至連民進黨四大天王也是用一樣的方法申請,
結果搞出來馬英九被告呂秀蓮被告游錫昆被告,
偏偏就是民進黨要選總統的兩隻沒被告?
而什麼叫國務機要費?
[國務機要係國家元首政經建設訪視、軍事訪視、犒賞及獎助、
賓客接待及禮品致贈等經費]

[
◎國務機要類似行政機要,用途別科目皆為機要費,
都需檢具
原始憑證列報。]

換句話說國務機要費理應用在購買禮品等用途上,
然後要拿實際購買的發票回來實報實銷,
結果陳水扁沒把這些錢拿去用在犒賞員工或禮品致贈等經費上,
反而是偷偷污了下來,然後現在被抓到了,
要他拿出這些錢的確是用在"犒賞員工及贈禮"的用途上的證據,
他當然拿不出來,
結果再一查裡面一堆亂七八糟的發票,什麼送老婆的鑽戒,
送小孩的奶粉,根本就沒拿去犒賞員工和贈禮,
結果陳水扁眼見事跡敗露,
乾脆掰說"喔我沒拿去犒賞員工,但是我拿去搞秘密外交了,
所以我不需要跟你們交代錢到底被我污到哪裡去,
因為那是"機密",這就是總統偉大的地方,你能拿我怎樣?"
靠腰,這不就跟人家老公沒把生活費拿回家,
把錢拿去跟外面女人外遇跑去溫泉旅館泡湯,
結果溫泉旅館的發票被老婆抓包,
就掰說"喔那些錢是拿去招待客戶吃飯了,
因為事屬商業機密,所以不能給妳知道,連那些溫泉旅館的發票也是機密喔"
靠,公司怎麼可能叫你每個月拿自己一半的薪水去"秘密招待客戶"?
要招待客戶也應該會發給公關費,然後會由會計審理
看到底是招待了哪些公司的客戶,去的地方合不合理,
(招待客戶招待到賓館去那是怎樣?)
可以這樣你一句"公司機密"就一手遮天的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